【木灰】取暖的正确方式

*cp:木恩X一寸灰
*一寸灰=灰月的设定
*少女风注意
*开了关于鬼阵的脑洞,应景刷一下炎阵

这是一年中难得的相遇了。

一寸灰和木恩并肩坐着,面前的不远处是千波湖,在逐渐昏暗的天色里散发着微光。在冬季天空总是显得高远,璀璨的星河横亘在夜空之中,蒙着淡淡的霜气。

遥远的城市里张灯结彩,为了庆祝新年来临,人们解数地将积累一年的繁华美好展现出来。

千波湖算不得约会圣地,所以在这样隆重的节日,这里也鲜少有人造访。此时天上无云,无数星辰闪烁着,银辉顺着黑天鹅绒幕布般柔软的夜空流淌下来,与湖面接触。风停息的时候,湖面就像黑水晶的镜面,散落着星辰之光。

真的很久没有见过面了。他们那些还一同在中草堂里学习的时光,纯真美好,但已经遥远得像浸在蜂蜜色阳光里的梦境。

一寸灰认真地观察着身边兴高采烈的木恩。

他在外表上变了很多,在成为独当一面的首领后,少年的轮廓褪去了稚嫩,眉宇间一片沉稳。

一寸灰不着边际地回忆那些被时光封存的往事。像是在阳光明媚的午后,两人在绿荫如盖的树下看书,直到陷入昏沉的梦境;像是在危机四伏的战场中,互相扶持着穿过封锁;像是在朔月的夜晚,点燃烛火闲聊,等候着漫长黑暗后熹微的晨光。然而他却先离开了那里。

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,似乎星星也瑟缩了一下,夜空一阵颤抖。

木恩忽然抓住一寸灰的手,他感到冰块般的凉意顺着接触的皮肤传来。

“你的手好冷。”他又伸出另一只手捂住那片冰凉。

一寸灰被木恩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。他才发现木恩拢在斗篷里的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戴着手套,温热的触觉,从紧紧相贴的手心和手背上,顺着手腕一直暖到胸口。他的脸被烧红了,心怦怦地跳。

他慌忙站起身挣脱木恩的手:“不,不用这样。冷的话,放个炎阵就好了。”

一寸灰简直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那些慌不择言的话让他更加窘迫。

木恩饶有兴趣地看着一寸灰红红的耳尖,那在满天星光下很是显眼。他觉得对方因为害羞——或许是因为害羞地一举一动都分外可爱。平时沉静的银蓝色眼眸,此时正不知所措的躲闪着他的视线。

因为太可爱了,所以想要抱住他。木恩笃定一寸灰是不会拒绝的,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恃宠而骄,想到这里忍不住轻笑出声:“所以说,我最喜欢你了。”

闪烁着暗紫色幽光的斗篷席卷着抓住了一寸灰,他挣脱不了强行抓取判定的桎梏,整个人撞到木恩的怀里去。

“要这样取暖才对呀。”木恩带着笑意的话从头顶传来。

他们凑的很近,一寸灰的耳朵贴到木恩的胸口,头发蹭在木恩的颈窝里。他似乎听到了木恩的心跳声,木恩的手紧紧地环着他的腰。

很温暖,他安心的窝在木恩的怀里。他们呼吸出的白雾交织在一起,然后氤氲开来化为暖意充满斗篷包裹住的小小的空间。

不尽人意的是,随着黑夜降临而加深的寒意侵袭着每个角落。树叶窸窸窣窣地被风吹响,像下着连绵不绝的雨,要将世界淹没。

他们依偎在一起颤抖。星星也被冻僵了一般变得晦暗,像碎开的冰屑,发出清寒的冷光。

一寸灰还是铺下了炎阵,法阵流转着炎属性的暖光,寒冷的风被阻隔在外。他们的脸被映照得发红,藏在斗篷底下的手交握在一起。微醺的暖色空气有些暧昧不明。

群星闪耀的夜晚,缓慢流逝的时间快要停滞,那几乎是亘古不变的久远。

炎阵的时间终止,破碎开来的时候,就像一群散开的红色萤火虫一样漂浮着,然后渐渐变浅,消失殆尽。 被驱逐的寒冷重新笼罩了这小小的一隅。他们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,相视而笑。

他们用枯树枝搭了火堆,木恩用几滴熔岩烧瓶的熔岩点燃了它。火光在寒风中跳动着起舞,他们隔着火堆说着那些在离别之后、再会之前的事。

城市的钟楼敲响了零点的钟声。空气震颤着将悠长的钟声传得很远,平静的湖面泛起一圈圈涟漪,那是它途经此地轻柔而透明的足迹。

一瞬间点燃的花火将那片天空变得姹紫嫣红。这里隔着城市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,花火矮矮的从半空散落下来,又接连不断地绽放着,留下绚烂的光和浮起的轻烟。

“好漂亮,可惜我们没有带烟花来呢。”一寸灰望着那里的天空。明明隔得那样远,而花火绽开的光,竟是让星星都黯淡了。漆黑的夜空染上色彩,然后被湖水渲染开,晕成一片斑斓的朦胧。这里远离人群,而那些光彰显着城中欢乐的盛况。

“嗯……不过我有这个哦。”木恩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画着星星的扑克牌,“之前在里面封印了星星射线。”

他翻动着扑克牌,手松开后,几枚星星纹章浮现在空中,四散着划过一道道折线,重叠交错组成繁复的花纹。然后又交汇在一点相撞,星屑散落的流光是温暖灿烂的金色。

魔道学者对这种花样得心应手,他总能让周围闪耀着的星星射线恰到好处地相遇。当所有的星光都撞在一起时,像最大的花火突然绽放,迸溅出无数熠熠生辉的灿金。

“新年快乐。”木恩微笑着说,“送给你只此一家的花火。”

一寸灰怔怔地看着木恩的笑容,和着明灭的暖色光芒一直深刻到心底。

Fin

 
评论
热度(54)
© 多种VC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