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冰漾】愿望

辞旧迎新那天,禇冥漾家里又被各式各样的火星人入侵了。

他心累地看着五色鸡头同时和黑色仙人掌还有雷多呛声。阿利学长、伊多和然在旁边悠闲地品茶,说着一听就很不妙的话题。

怎么会变成这样的!

黑发款的学长似笑非笑地说:“这不是你的愿望吗?”

想起自己去年赢了游戏之后,许下希望明年也和大家一起玩的愿望,禇冥漾深深地后悔自己怎么就一时嘴贱呢。

调解无果后他只有听之任之。反正有几个稳重的前辈在场,再怎么闹腾也不至于把房子给拆掉吧,他自暴自弃地想。

电视上放映着剧情无聊的芭乐剧,女主角咿咿呀呀地念台词,却引不起客厅里面任何一人的注意。厌倦了电视,冰炎烦躁地把垂落到身前的头发拨到后面,然后转身朝门外走去。

注意到他的动作,禇冥漾小心地跟上来问:“学长你有什么事吗?”

“这里太吵了,我要去外面。”他停顿一下,“你要不要一起来?”

学长你也受不了那群人的吵吵嚷嚷哦。

“好。我去和老妈说一声,顺便问问她有没有要带的东西。学长等我一下。”

禇冥漾说完跑进厨房,然后很快地从里面出来。

“老妈让我们饭点以前回来。还要带一瓶汽水,人来太多了,家里的不够。”

大年当天的街道其实很冷清,大多数店铺都关了门,只有零零星星的几家还亮着灯。

从身边经过的住宅区里点燃万家灯火,每一间屋子都封锁住了属于自己的欢乐,只通过透亮的窗玻璃向外面分享喜悦。却不知那些光,在新年渐晚的天色里构成了怎样一幅温馨动人的图景。

禇冥漾出门的时侯忘记带围巾手套之类的御寒物品。冷风侵袭着卷过头顶,他便打了个喷嚏。

“你是笨蛋吗?出来都不知道戴条围巾。”冰炎瞪他。

学长用黑眼睛瞪人也超恐怖的。禇冥漾抖了抖说:“我习惯呆在学校里了嘛,家里也有暖气。没想到今年冬天这么冷。”

他听见冰炎轻哼一声,然后灰色的长围巾兜头罩下。

“诶,学长你的围巾给我了,你怎么办……”禇冥漾手足无措地拉着围巾。

“给你就快点围上。”冰炎毫不在意地说,“我可是黑袍。”

…我就是个渣渣真是对不起学长你哦。

把围巾一圈圈地缠绕在脖子上,刺骨地冷意消去不少。温暖从脖子那里一路蔓延到四肢,再填满整个身体。

禇冥漾把手揣在衣服兜里,他跟在走得飞快的冰炎身后,中间隔的距离有些疏离。从后望去,冰炎穿得很单薄,因为他是黑袍所以不用想他会不会冷的问题。

禇冥漾怔怔地看着冰炎的背影被亮起的灯光虚化,染上那些流光溢彩,几乎要消融在灿烂之中。他突然想起卫禹拍的那几张年货大街上的照片,眼睛和鼻尖都酸涩起来。学长永远都是不动声色地保护他,却把那份温柔隐藏在冰冷下面。

也许我这辈子都不能追上学长的脚步吧,他厉害的像鬼一样。在我死之后,学长也会继续像鬼一样凌驾众人之上。他头脑乱糟糟的。但是,看着前面轮廓分明、带有孤独感的背影,如果只是现在的话,我想到你的身边去,与你同行。

禇冥漾跑起来追上前面的身影。路灯光从黯淡到明朗,再被他抛在身后,明灭变幻。他急促地呼吸着,白雾接连不断地飘散在冷空气里。

直到他抓住冰炎的手腕。

禇冥漾不知道自己现在脸上是怎样的表情,大概在笑着吧,但心里依然泛着酸涩,像一根小针刺刺地梗在那里。

“你又胡思乱想了些什么。”冰炎看着他诡异的笑脸。

“反正学长现在听不见我在想什么了嘛。不会偏头痛的。”语末还带着笑意。

考上白袍胆子变肥了啊。冰炎很想一个爆栗敲上他的脑袋。

被禇冥漾明亮而清澈的眼神直视着,他大概明白这个笨蛋想了些什么。反正总有一天禇冥漾会把那些奇奇怪怪的情绪告诉他。

所以现在就算了吧。

冰炎伸出手,无视对方一秒变得惊恐的表情,摸了摸禇冥漾的发顶。

被摸头杀的禇冥漾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向面前的人。冰炎表情平和,丝绒一样柔和的路灯光给他捂上暖烘烘的橙色边缘。学长就像塞塔一样在闪闪发光,不对好像学长本来就是会发光的精灵。

他企图用胡思乱想来转移注意,但头顶被学长微凉的手触碰的感觉太清晰了。他愣愣地看着冰炎靠得越来越近,近得几乎能看清每根纤长的睫毛。

温暖的唇轻轻地触碰在一起,禇冥漾舍不得闭上眼睛。冰炎亲吻他时眼中盛满了温柔的感情,他看着,沉溺在如海般深邃的漆黑瞳色里。如果学长没有加上伪装的话,大概自己就会像被火焰灼烧一样吧,他迷迷糊糊地想。

如果只是现在的话,请你在我的身边吧,不要消失,不要离开。让我看着你,直到我命的深底都充斥着你的眉眼、你的身影。

也许这是个自私任性的愿望,禇冥漾暗自用妖师之名祈愿——至少,至少在我活着的时候,请留在我的身边吧。

“漾漾!亚!”远处传来了呼喊声。

禇冥漾立刻挣脱开来,脸色通红,目光游移着不敢看向冰炎,还欲盖弥彰地把灰色围巾拉上来遮住半张脸。

冰炎有些好笑地盯着他一系列的动作,用被挣脱的手拍拍他的头以示安抚。他却更僵硬了,就像用拍实的雪堆成的雪娃娃。

“真的是你们啊!”从街道另一边的暗色里跑过来的黎沚,兴奋地挥着手,“漾漾我正要去你家拜年呢,但是迷路了,在这里绕了好久。”

他又感慨地说了一句:“明明去年不是这样的,原世界的街道还真善变。”

“正好我们也要回去了,一起走吧。”禇冥漾说,“这里几个月前好像有重新装修过的样子。”

黎沚很元气地跑在他们的前面。刚才不是还在说迷路了吗,他轻车熟路地绕过街角的样子一点也不像迷路的人吧。

“你刚才有看到什么吗?”冰炎突然问话。

学长你那个语气真的像,如果黎沚回答有的话,立刻会被打到失忆的感觉哦。

“嗯?你们有做过什么吗?”黎沚转过头,他的娃娃脸上闪过一丝狡黠。

推开家门,迎面而来的暖气隔绝了室外的严寒。禇冥漾没有意外地发现客厅里又多了几张熟悉的面孔。

“学长和漾漾,你们太慢了。”喵喵挥着手,“快过来围炉吧,我给你们占了好位置哦。”

已经入座好的大家微笑着看他。禇冥漾觉得,其实这样也蛮好,已经不会再感到后悔了。

希望明年依然如此,与吵吵嚷嚷的友人们一同迎来新年。

他真诚地祈愿。

Fin

 
评论
热度(17)
  1. 懶懶貓兒看萌點多种VC 转载了此文字
© 多种VC|Powered by LOFTER